61阅读

京极夏彦的作品-京极夏彦系列作品总导读

发布时间:2017-10-10 所属栏目:中国文化

一 : 京极夏彦系列作品总导读

总导读 凌彻

日本推理文坛的传奇
在一九九年代的日本推理界,京极夏彦的出现,为推理文坛带来了相当大的冲击。

书中大量且广泛的知识、怪异事件的诡谲真相、小说的巨篇与执笔的快速,这些特色都让他一出道就受到众人的激赏,至今不坠。此外,京极夏彦对妖怪文化的造诣之深,也让他不同于一般的推理作家。除了小说以日本古来的妖怪为名,故事中不时出现的妖怪知识,也说明了他对于妖怪的热爱。
身为日本现代最重要的妖怪绘师水木茂的热烈支持者,更自称为水木茂的弟子,京极夏彦在妖怪的领域也具有无比的影响力。京极夏彦对于妖怪文化的大力推广,也绝对是造成日本近年来妖怪热潮的重要因素之一。而这一切,或许都是京极夏彦当初在撰写《姑获鸟之夏》时,所始料未及的吧。毕竟他以小说家之姿踏入推理界,进而在妖怪与推理的领域都占有一席之地,其实可说是无心插柳的结果。他出道的过程,早已成为读者之间津津乐道的传奇故事了。
京极夏彦是平面设计出身,就读设计学校,并曾在设计公司与广告代理店就职,之后与友人合开工作室。但由于遇上泡沫经济崩坏,工作量大减,为了打发时间,他写下了《姑获鸟之夏》这本小说,内容则是来自于十年前原本打算画成漫画的故事。而在《姑获鸟之夏》之前,他不但没写过小说,甚至连“写小说”这样的念头都不曾有过。
《姑获鸟之夏》完成后,因为篇幅超过像是江户川乱步奖这些新人奖的限制,所以他开始删减篇幅,京极夏彦系列作品总导读但随后便放弃修改而没有投稿。之后他决定直接与出版社联络,询问是否愿意阅读小说原稿。会拨电话给讲谈社其实也是巧合,他当时只是翻阅手边的小说(据说是竹本健治的《匣中的失乐》),查询版权页的电话,之后便拨给出版这本小说的讲谈社,尽管当时正值黄金周(日本五月初法定的长假),出版社可能没有人在,但他仍然试着拨了电话。
没想到在连续假期中,讲谈社里正好有编辑在。编辑得知京极夏彦有小说原稿,尽管是新人,但仍请他寄到出版社来。京极夏彦原以为千页稿纸的小说,编辑会花上许多时间阅读,之后还有评估的过程,得到回音应该会是半年之后的事,于是小说寄出之后便不再理会。结果回应来得出乎意料的快,在原稿寄出后的第三天,讲谈社编辑便回电,希望能够出版这本小说。推理史上的不朽名著《姑获鸟之夏》,就这样在一九九四年出版了。京极夏彦的作家生涯,也就此展开。
相较于过去以得奖为出道契机的推理作家,京极夏彦并没有得奖光环的加持,只是凭借着小说的杰出表现才有出道的机会。但他的才能不但受到读者的支持,推理文坛也很快给予肯定的回应。一九九五年的《魑魅之匣》才只是他的第二部小说,就能搞在翌年拿下第四十九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一出道就聚集了众人的目光,第二部作品更拿下重要的奖项,京极夏彦的实力,由此展露无疑。
而他初出道时奇快无比的写作速度,则是除了小说内容外更令人瞠目结舌的特点。《姑获鸟之夏》出版于一九九四年,接下来是一九九五年的《魑魅之匣》与《狂骨之梦》,一九九六年的《铁鼠之槛》

京极夏彦系列作品总导读

京极夏彦系列作品总导读

与《络新妇之理》。表面上每年两本的出版速度或许不算惊人,但如果考虑到小说

的篇幅与内容的艰深,应当就能了解他的执笔速度之快了。除了《姑获鸟之夏》不满五百页(日文单行本的页数),之后每一本的篇幅都超过五百页,后两本甚至超过八百页,如此的快笔,反映出的是他过去蓄积的雄厚知识与构筑故事的才能。

才华洋溢与全方位发展
虽然京极夏彦在日后的执笔速度已不再像初出道时那么的快速,但他发展的方向却更为多元。在小说的领域,京极夏彦笔下有两大系列作品,分别为京极堂系列与巷说百物语系列,才外还有一些非系列的小说,在小说之外,则包括妖怪研究、妖怪图的绘画、漫画创作、动画的原作脚本与配音、戏剧的客串演出、作品朗读会、各种访谈、书籍的装帧设计等,在许多领域都可以见到他的活跃,更让人惊讶于他多样的才能。
京极夏彦的成功,影响了日后许多的推理作家。讲谈社由此开始思考新人出道的另一种方式,不需要挤破头与大多数无名作家竞逐新人奖项,只要自认有实力,且经过编辑部的认可,作家就可以出道。一九九六年讲谈社“梅菲斯特奖”的出现,也正是将这种想法落实的结果。
倘若比较同时期的作家,从一九九四年的京极夏彦开始,出道于一九九五年的西泽保彦,与一九九六年的森博嗣,推理小说界在此时出现了不小的变动。当许多新本格作家的作品产量开始减少之际,前述的三位作家表现出截然不同的风格。他们出书速度快,短短数年内便积累了许多作品。而且又不会因为作品的量产而降低水准,反而都能维持着一定的口碑。此外,更吸引了许多过去不读推理小说的读者,将读者层拓展得更为宽广。

京极堂系列
京极夏彦的主要作品,是以《姑获鸟之夏》为首的京极堂系列。到二零零七年为止,这个系列总共出版了八部长篇与四本中短篇集,是京极夏彦创作生涯的主轴,也仍在继续执笔中。由于京极堂系列是他从出道开始就倾力发展的作品,配合上写作前几部作品时的快笔,因此作品数很快的积累,而其精彩的内容,也使得京极夏彦建立起妖怪推理的名声。
京极夏彦的作品特色,首推他将妖怪与推理的结合。或许也可以这么说,他是在写作妖怪小说时,采用了推理小说的形式,而这正表现在京极堂系列上。京极堂系列的核心在于“驱除附身妖怪”,原文为“凭物落…”所谓“凭物”指的是附身在人身上的灵。在民俗社会中,人们的异常行为与现象,常会被认为是恶灵凭附在人身上的关系。因为有恶灵的附身,才使人们变得异常,因此,要使其恢复正常,就必须由祈祷师来驱除恶灵。
京极堂系列的概念类似于此。每个人又有着不同的心灵与想法,有些人的心中可能因为自己的出身或见闻而存在着恶意。扭曲人心的恶意凭附在人们身上,导致他们犯下恶性或招致怪异举止,真相也从而隐藏在不可思议的表象中。京极夏彦让凭附的恶灵以妖怪的形象具体化,结果正如同妖怪的出现使得事件变得不可思议。阴阳师中禅寺秋彦籍由丰富的知识与无碍的辩才,解开时间的谜团,让真相水落石出。由于不可思议的怪事可以合理解释,也就形同异常状态已经恢复正常,既然如此,那么造成怪异现象的妖怪,自然也就在真相解明的同时被阴阳师所驱逐。
这样的过程,正符合推理小说中“谜与解谜”的形式。京极夏彦曾在访谈中提及,推理小说被称为是“秩序回复”的故事,而他想写的也是这种秩序回复的故事。在这样的概念下,妖怪与推理,这两项看似没有任何关联的类型,在京极夏彦的笔下精彩的结合,成为他最大的特色。
而京极堂以丰富的知识驱除妖怪及解释真相,也让京极夏彦的小说里总是满载着大量的资讯。《姑获鸟之夏》中,京极堂所言“这世上没有不有趣的书,不管什么书都有趣”,事实上也正是京极夏彦本人的想法。对于书的爱好,让他的阅读量相当可观,因而得以积累丰富的知识,也随处表现在故事之中。
另一个特点,则在于人物的形塑。身兼古书店“京极堂”的店主,神社武藏晴明社的神主以及阴阳师这三重身份的中禅寺秋彦,担负起去除妖怪与解释谜团的重任。玫瑰十字侦探社的侦探木津礼二郎,可以看见别人的记忆。此外包括刑警木场修太郎,小说家关口,《稀谈月报》的记者同时也是京极堂妹妹的中禅寺敦子等。小说中的人物有着各自独特的个性,不但得到读者的支持,更成为许多人阅读故事时的关注对象。

巷说百物语系列
京极夏彦的另一个系列作品是京极夏彦系列作品总导读《巷说百物语》,这个系列开始发表于一九九七年,一九九九年出版第一本,到二零零七年为止共出了四本。本系列的第三本《后巷说百物语》更让京极夏彦拿下了第一三届的直木奖,成为他作家生涯的重要里程碑。
此外,有两本小说与此系列相关,那就是《嗤笑伊右卫门》与《偷窥者小平次》。这两本其实是京极夏彦改写日本家喻户晓的怪谈,使其呈现新貌的作品。但由于人物的重叠,其实也等同于巷说系列的外传作品。而在京极夏彦的得奖史上,这两部作品同时都有得奖的表现,《嗤笑伊右卫门》拿下第二十五届泉境花文学奖,《偷窥者小平次》则是获得第十六届山本周五郎奖。开创推理小说新纪元。
京极夏彦的过人才华,发挥在许多领域上,也让他有着非凡的成就。过去台湾曾经出版过京极夏彦的书本小说,读者们也已经对他有着一些认识。可惜的是,过去都未曾以作品集的形态来全面的引荐与介绍,因而对读者而言,期待度极高的京极夏彦作品,也始终都是传说中的名作,无缘一见。
如今,京极夏彦的小说再度引进,而且是他笔下最主轴的京极堂系列作品全集,读者们可以从完整的小说集中一睹这位作家的惊人实力。足以在日本推理史上留名的京极堂系类,其精彩的故事必然会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妖怪推理的代名词,开创妖怪小说与推理小说新纪元的当代知名小说家京极夏彦,现在,就在眼前。

二 : 京极夏彦一共有哪些作品?各位心目中他最好的作品是哪一部?

三 : 《探索京极夏彦的妖怪世界》

京极夏彦——集大成者之作家

到了今年,京极夏彦老师就整整50岁了(1963年3月26日生人)。《论语》有云:五十而知天命。当然,这里的天命并非指什么预知自己的命运,按照明儒顾宪成《讲义》所言,五十知天命,乃悟境。可以说京极夏彦的作品就是如此。
喜好日本推理小说的读者,大致对京极夏彦老师也有一定的了解。他的作品与其说是推理小说,不如说是“妖怪推理小说”。他以岛田庄司为首的新本格推理有所不同,京极夏彦从未想过用正统的科学理性来解释案件的始末,他的作品很像是志怪小说,每一部都与妖怪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所有的观点与想法都是借助拥有阴阳师身份的旧书店老板中禅寺秋彦之口,结合着各式各样的宗教学知识,解开束缚在人心中的“咒”从而破解1个又1个离奇的案件。
当然,和那些中规中矩的推理小说家相比,京极夏彦确实是1个别具一格的天才作家。不过,他的作品大多很都难让人接受。阅读他的作品宛如置身来到了一所大学之中,读者就是学生,似懂非懂的聆听着京极夏彦老师讲述着深奥的宗教学知识。文章复杂的知识面,高超的心理学分析以及天马行空的写作方式,让读者有1种徘徊在小栗虫太郎、江户川乱步以及横沟正史的小说之间。没错,这就是京极夏彦,这位集大成于一身的作家,让喜者不能自拔,让厌者敬而远之。


妖怪——世界相通之物

对于妖怪,京极夏彦对它们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近二十年的写作生涯中,京极夏彦搜集了大量有关妖怪的资料,单是他私人书房‘水木庵’的藏书就多达五万本!可是这些并不是他用来搜句摘章的工具。正如他自己那样说道:“从我发表第一篇小说到现在,已经18年了,18年来我从来都没有为了写小说专门去查资料,像备课那样,一次都没有。我能写的就是我迄今的人生中已经知道的事情。”那种对妖怪学的痴迷与执着或许就是京极夏彦妖怪推理的魅力的所在吧。
在很多日本小说中,曾大量出现中国作品对妖怪的介绍。比如高木彬光《刺青杀人事件》中的《关伊子》,京极夏彦《魍魉之匣》中的《庄子》等,换句话说日本妖怪文化与中国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论语》云:“子不语,怪、力、乱、神。”其实中国自古以来就不缺乏好的妖怪作品。在中国,妖怪小说又称之为志怪小说或是神话小说。比如先秦的《山海经》;东晋干宝的《搜神记》;清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袁枚的《子不语》……比比皆是。而妖怪一词也并非是日本独创。《孔丛子执节》就曾记载:“若中山之谷,妖怪之事,非所谓天祥也。”所以,妖怪一词最早出现在中国。可那又怎么样呢?与日本相比,大部分中国人并不是太看重鬼怪文学,与鬼怪文学相比,那些喜好咬文嚼字的文人更看重那些可登朱门的学术著作,从而导致大量经典文章遗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现如今,也只有鲁迅先生的《古小说钩沉》多多少少记录着仅存的一些传世佳作。但是,中国的老百姓从未对妖怪失去那猎奇之心!和帝王之学相比,妖怪文学更贴入人心,人们将妖怪拟人化,实体化。加上人对美好事物的种种幻想与寄托,构成了更加奇妙的世界。而这个世界就像京极夏彦说的那样:在我看来,妖怪是可爱的。
京极夏彦算是最爱引用中国作品的日本小说家。从《姑获鸟之夏》到现在最新的《阴摩罗鬼之睱》,每本书都是属于妖怪的世界,每本书都含有“根”的感觉。虽说里面还有大量外来文化,但是能够真正读懂京极夏彦作品的或许也只有中国读者了。


解读京极堂世界中几大妖怪们的前世今生

中日两国的妖怪种类众多,数量庞大。有的相通,但有的却是很独立。加上近年来中日文化的相互融合,导致很多读者对两国的妖怪开始混淆,接下来我们就走进京极夏彦的妖怪世界,探索几种妖怪的“前世今生”。
《姑获鸟之夏》是京极夏彦的出道之作。所说是出道之作,但这部书给日本文坛带来了不小的冲击。结构大胆但不失魅力。华丽的文笔,刺激的情节以及神乎其神的言语解释。让阅读之人回味无穷。
文章大致讲述的是妇产科医院久远寺家族的女儿怀胎二十个月始终无法生产。更诡异的是,她的丈夫在一年半前居然在宛如密室的房间里,如烟一般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密室失踪与久孕不育,其实是层诡谲神秘的外壳,其中包裹的,则是1个忧伤无奈的故事。
对于“姑获鸟”,它的原产地并非是日本,而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妖怪。《玄中记》记载道:姑获鸟夜飞昼藏,盖鬼神类。衣毛为飞鸟,脱毛为女人。一名天帝少女,一名夜行游女,一名钩星,一名隐飞。鸟无子,喜取人子养之,以为子。今时小儿之衣不欲夜露者,为此物爱以血点其衣为志,即取小儿也。故世人名为鬼鸟,荆州为多。昔豫章男子,见田中有六七女人,不知是鸟,匍匐往,先得其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诸鸟。诸鸟各去就毛衣,衣之飞去。一鸟独不得去,男子取以为妇。生三女。其母后使女问父,知衣在积稻下,得之,衣而飞去。后以衣迎三女,三女儿得衣亦飞去。今谓之鬼车。
那么是什么滋生了姑获鸟这样的妖怪?我们大可推理一下:
①战争之灾
中国战乱繁多,人的寿命和现在根本没法比。平均寿命也就四50岁。很多年轻人没有等到老死或是病死就已经战死沙场了,妇人无法打仗,只等在家中苦等,到最后也只得白发人送黑发人。如果用这种观点来看,姑获鸟是妈妈的怨念所生。
②产女之说
这是日本《奇异杂谈集》等书中提出的1种说法,虽说是日本人提出的,但是在中国,这种说法很少出现(《酉阳杂俎》尚有提)。在这里的姑获鸟就像《尸姬》中花神旺里的妈妈,因难产化为妖魔。当然这也只能说,当时日本的妇科技术并不是太好吧。
③失子之怨
其实不论是唐书《酉阳杂俎》还是明《本草纲目》,他们对姑获鸟都曾这样描述:喜取人子养为己子。听到这里是不是很耳熟?没错,姑获鸟是不是很像金庸先生《天龙八部》中的叶二娘?虽说虚竹并没有死,而是被萧远山偷走了。但叶二娘时常偷他人的儿子把玩,因为在她心里,自己的孩子已经没了……姑获鸟其实也是一样。虽说古代没有像现代一样严格的计划生育,但受宗法制的影响,大多数人家都希望自己的妻子产下男婴继承家业,那些世家大族尚还好些,可无财无权的平民百姓呢?养不起的只得送人换钱,而心理变态的则是将女婴直接扼杀!(听说现在偏远地区的人们还有这种极端的做法)梗子躺在床上,腹中胎儿已过二十个月,当婴儿出生之时,不是人,乃是尸子。而妇人饱受失子之痛而化作妖邪……

与《姑获鸟之夏》等作品相比,《魍魉之匣》可称得上是京极夏彦最成功的作品。全篇魍魉这个妖怪并非是什么主线,只是全文中误导人的1个红鲱鱼。而京极夏彦主要想说明的是束缚妖怪用的那个“匣”。
匣,也可称为箱子。《广韵》云:匣,箱匣也。匣能依据自己的大小而装住属于自己本身的物。物是魍魉?不是。魍魉这个妖怪是无形的。如果仔细阅读过该作品的读者就不难忘记,在本书上卷的最后一节里,作者几乎是整整一节都在讨论“魍魉”为何物。
在日本,魍魉并不像姑获鸟或是雪女那般出名。而且大量的有关文献就像京极堂自己说的那样——都在中国。与日本不同,中国文献记载的魍魉十分杂乱。最早记录出现在《孔子家语辨物》中:“木石之怪夔魍魉。”在此之后《淮南子》、蔡邕的《独断》、干宝的《搜神记》以及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等书均有记录。
在鸟山石燕《今日续百鬼卷之下》中的魍魉,他是有形的。——形如三岁小儿,色赤黑,目赤,耳长,发润。好食亡肝者。可是在中国,魍魉究竟是什么呢?蔡邕《独断》言:“帝颛顼有三子,生而亡去为鬼。其一者居江水,是为瘟鬼;其一者居弱水,是为魍魉;其一者居人宫室枢隅处,善惊小儿。”而在《东周列国志》第七十八回:“孔子曰:‘某闻山之怪曰夔魍魉,水之怪曰龙罔象,土之怪曰羵羊。’”甚至还有专家严格地说,是“山精”,是“木石之怪”。出自《国语鲁语下》说,“木石之怪曰夔。魍魉究竟是什么,现在我们也无从考证了。我们唯一知道的是:魍魉乃不可见光之鬼。
魍魉其实也是人的1种代表。人心如果变恶,人很有可能变成魍魉。厌恶光明,走向黑暗。这个时候,唯一能够解救并消灭他的,只有用来封印它的“匣”。封于“匣”中,待到恶之消散。这就像京极夏彦曾说的:写妖怪就是要先‘成魔’,再‘除魔’。最终,魍魉之匣止于魍魉。
京极夏彦小说中出现的妖怪其实还有很多,比如夙愿未尝的狂骨、迷途女子的化身络新妇、为死亡而生的阴摩罗鬼、无法解开心中之结的窄袖之手还有瓶长、涂佛、鬼一口、目目连……他们的背后其实有很多耐人寻味的故事。如果真这样讲下去,或许三天三夜也无法讲完。所以,我真的很建议诸位读者能够去阅读那些就在我们身边的书本,不好看的书是不存在的。如果有人觉得书无趣,那是因为无法了解其内容。读书,本来就是靠读者自身的努力,由文字在头脑里构成画面,的确需要相当的努力和才能。你觉得不好看,也许是“看出好看来”的努力还不够。如果你觉得某书很精彩,那是你的才能。阅读,他真的会带给人们无比的欢乐。


文化——无法斩断之缘

宏观看待日本,他算是保有古建筑较多的国家。其中不乏有大量神社以及寺庙。加上独特的自然环境以及各地的民风民俗,构成了咱们现在所认知的“妖怪世界”。不过妖怪学之所以在日本有很高的地位。这一点,完全要归功于日本妖怪漫画家水木茂老先生等人的努力。自明治维新始,日本的妖怪文化不得不说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全面西化、抛弃本土文化…..妖怪文化岌岌可危。要不是他们的努力,日本或许会像中国一样,消失很多经典与不朽。虽然中日在很多方面有不少的分歧,但是文化还是相似的,他没有犯下任何过错。我们应当理性的看待两国的文化。尤其是在中国日益崛起的时候,我们更需要的就是学习。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再强调一下,我真的是很敬佩京极夏彦老师。他和岛田庄司老师一样伟大。可是岛田庄司老师的伟大,是重在培育新人,发展日本推理。而京极夏彦老师,说句不夸大的话,他是支撑1种文化,两国的文化!他的功绩是不朽的。同时我也坚信,他是继莫言之后,下1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师。因为他有这个资格!
人,他有贵贱之分、鬼亦有善恶之别,唯独文化,他没有任何隔阂!
本文标题:京极夏彦的作品-京极夏彦系列作品总导读
本文地址: /1111810.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